木瓜追书 > 一顾情深:总裁追妻难 > 第267章 是她太敏感了

第267章 是她太敏感了

“母亲,”顾淮走到戚玥跟前才道,“时间不早了,我明天还要出差,我们先回去了。”

大概是看出戚玥不太自在,程蓉音也没有多加挽留,“路上开车注意些,到了给我回个电话。”

“知道了。”

戚玥也跟着道,“妈,再见,”想了想又补充道,“草莓酱做好了,我给您送过来。”

程蓉音笑了下,说,“好。”

孙阿姨送他们出门,见他俩走远之后才回屋。

程蓉音低着头看着平板道,“去书房收拾一下吧。”

孙阿姨应了一声,悄然上楼。

似乎是因为修理庭院,院子里的灯没有亮,月光有些暗淡,隐隐约约能看清对方的影子。

顾淮走在她左边,跟她并肩,他腿长步子大,两步抵她三步,所以走几步都要停一下等她。

不像来的时候,顾淮跟她说了很多话,回的时候,他显得沉默了很多,其实她看得出来,顾淮从书房出来之后脸色就不大好,虽然他掩饰得很好,但是没有完全舒展开的眉头,却泄露了他的内心。

他跟顾阵一定是在书房起了争执,也许是因为公司的事,也许是因为别的,她想说些什么缓解下气氛,又觉得自己这样显得多此一举,她与顾淮来说,连一份合同都不如,她的安慰,无足轻重。

于是便没有张嘴。

两人沉默的走着,顾淮突然被什么绊了一下,整个人朝前面栽去,戚玥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饶是她力气大,也没拉得住一个一米八七的大汉,被他带着超前栽去,戚玥心中骂了句“扫把星”,干脆闭着眼等着被摔。

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因为她拉那一下,缓冲了顾淮栽倒的力道,虽然不足以拉其他,但是给了顾淮反应时间,拉着她朝旁边花圃里倒去。

顾淮摔在干枯的花草上,戚玥倒在他身上,自然就不疼,只是姿势嘛,有些尴尬,戚玥爬起身才发现自己整个人骑在顾淮的腰上,顿时闹了个大红脸,七手八脚挣扎着就要爬起来,却被顾淮摁住后脑勺将她压到了胸口。

“别动,”黑暗中,顾淮声音有些暗沉,“我看不清。”

戚玥挣扎的动作顿住。

这是夜盲症犯了?

她顿了顿,伸手在顾淮眼前晃了晃。

顾淮没有眨眼,只是有些无神的盯着前方,手却紧紧扣着戚玥的腰。

戚玥拧起眉,“你药呢?”

顾淮想了想,道,“在车上。”

就算有药,吃了也不能立竿见影,戚玥皱眉道,“你先起来。”

说着从他身上爬起,弯腰朝他伸出手。

顾淮没伸手,戚玥顿了顿,拉起他的手,闷声道,“起来。”

顾淮接着劲儿,从地上起来,攥紧了戚玥的手。

戚玥想甩开,转念一想,他不过是看不见,下意识的举动,是她太敏感了。

“走吧。”

戚玥拉着他,朝前走,顾淮在身后跟着,唇角不自觉地微微翘起。

戚玥的手比他小很多,但是摸起来十分柔软,就像她的人,心软,嘴上说互相不相干,配合演戏,这种时候却不会真的丢下他不管。

她说自己不是乖巧懂事的人,这些年在他面前只是伪装,他信。可是乖巧可以装,秉性却装不了,这么一个善良心软的人,多硬的心都能给他捂化,怎么会有人那么伤害她。

夜色中,顾淮的眼神微微发沉,冷厉又危险。

“还是看不见吗?”

已经到了有亮光的地方,周围没有刚刚那么黑,戚玥回头问了他一句。

顾淮茫然的摇头。

戚玥皱起眉,情况看起来不太妙啊,怎么会这么严重?

她心中有些疑惑,但是顾淮双眼无神,容不得她多想,只能攥紧他的手,加快步子。

到了门口,保安室的人同他们打招呼。

戚玥应了一下,回头问顾淮,“车钥匙呢?”

顾淮将钥匙递给她,戚玥松开手想去接,顾淮却不肯撒手。

“你先送开下,我去开车。”

顾淮抿紧唇,手却不见松开的架势,只是道,“一起去。”

“那我也得先把车调转个方向,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

顾淮像个小孩子一样,皱着眉头,闷声不说话,却也不撒手。

戚玥纳闷了,怎么看不见了,跟个粘人的小狗儿一样。

大抵是没有安全感?

想想之前自己演戏时候,为了找盲人的感觉,蒙上双眼,四周漆黑,周边没有声音的时候,确实是心慌,没有安全感。

她叹了口气,扭头冲保安道,“大哥,能麻烦你帮我把车开过来吗?”

保安比戚玥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