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追书 > 异瞳临世:军少之霸宠甜妻 > 第367章:

第367章:

白月氏这边大长老不愿出面,白月玉荣不想管事又把白月歆紫给推了出去,便由不得白月歆紫不‘挺身而出’。

甭管白月歆紫心里多郁闷,多憋屈,又有多窝火,她都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要忍着,忍着,忍着,无论如何都要忍着,至少在局面对她一点都不利的情况之下,她必须不住的克制自己所有的不良情绪,否则冲动之下她真怕自己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

从她记事时起,从她下定决心要争夺少主之位时起,白月歆紫就非常明确她的目标是什么,她想要的又是什么,为此没有什么是她不能忍受的,也没有什么是她不能付出,不能牺牲的,只要可以达成所愿,她能倾尽所有。

是以,白月歆紫她是可怕的,亦是可怜,可悲的。

暂时撇开他跟白月歆紫之间的仇与怨,白月玉荣其实很清楚他们白月氏现目前在整个奇门之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处境。

没有历经这场生死之前,白月玉荣一点没觉得现在的白月氏有什么不好,甚至他还曾因白月氏在奇门中的‘名声’感到非常的威风,也非常的自豪,觉着他们白月氏就是站在顶端的势力,是其他任何一个势力都要暂避锋芒的势力。

那时的他觉得这样很好,是真的很好,毕竟在他看来其他势力都不敢招惹,又或是遇上他们都要主动避让,那就是他们很厉害,让那些势力非常的惧怕,实则白月氏那样的状态分明就是烈火烹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灭族了。

虽说灭族什么的有点太过严重,但不可否认的是一旦白月氏被踩压了下去,那么再想要恢复往日的荣光只怕没那么容易。

更何况那些曾经将白月氏给踩下去的势力,他们万万是容不得白月氏再翻身的,不然他们岂不就要被白月氏狠狠的报复?

千万别说不会报复啥的,那压根就是空口白话当不得真,其他人会不会报复白月玉荣不敢说,但若是他曾被踩进污泥里,那么他翻身之时就必定是他报复之时。

因此,除非白月氏永远可以位列四大隐世家族之一,否则一旦被拉下马的话,那么整个奇门江湖是绝对不可能再眼睁睁看着白月氏爬起来的。

若非险些死过一次,白月玉荣也看不明白想不清楚这些,他也活不到这么明白。

是,白月氏的强大那是毋庸置疑的,可同为四大隐世家族的百里山庄,封神阁和灵龙庄难道就不强大了吗?

为什么近些年来那三家越来越沉稳而内敛,甭管什么时候跟他们白月氏发生冲突,无论是对还是错,他们的处理方式都是先退让一步,很多时候明明不是他们的错也都退了让了,看似他们白月氏占了天大的便宜,实际上呢?

怕只怕长了脑子的人都瞧得清明,也就唯有他们还在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天下无敌。

说来实则可笑,偏偏那时就没有一人瞧得明白,可见他们整个白月氏究竟目中无人嚣张自大到了怎样的可怕的地步。

现如今静静想来白月玉荣只觉细思极恐,他也开始意识到白月氏究竟将自己陷入了怎样一个被动没有出路的局面。

白月玉荣哪怕不用出门去问,他也知道四大隐世家族之中白月氏的名声是最臭的,甚至都到了臭不可闻的地步,只可惜大家都惧于白月氏的实力,因而,他们不敢在明面上对白月氏有任何的怨言罢了。

可若给他们一个打倒白月氏的机会,白月玉荣相信会有一个接一个的势力站出来,联合在一起抵制打压白月氏。

不知道的暂且不说,单单就说白月玉荣知道的,只要给水月剑派一个机会,那么纵使倾尽水月剑派全族之力,她们也会不计代价誓要将白月氏清除干净的。

如此,焉还能抱有什么侥幸心理,白月玉荣只觉他醒悟得太晚,索性还有挽救的机会,也还没到什么都无可挽回的那一步。

正因为想明白了这些,也看清楚了白月氏的一些前路,所以即便到了这个时候白月玉荣也愿意暂时放下他跟白月歆紫之间的生死之仇,他到底还是想要护住自己家族的,毕竟那是生他养他的地方,他无法做到置之不理。

至于最后可以做到哪一步,现在的白月玉荣没想那么多,他也只能尽力而为。

这个时候封世缘过来能说的非常有限,白月玉荣也不想过多的去冒什么头,有白月歆紫那么好一个挡箭牌存在,他自是乐得躲在她的身后躲躲清闲。

更何况没见大长老都没有冒头么,既如此,白月玉荣更是躲得心安理得。

从现在的情况跟局势来分析,百里山庄,封神阁跟灵龙庄明显就是站在一起的,不用问单看他们之间的默契白月玉荣就知道他们属于同进同退的那一种。

反观他们白月氏混得那叫一个差,明明同为四大隐世家族之一,却愣是被那三家排除在外的。

以三对一,足以说明白月氏有多不得人心,又有多不招人待见。

事以至此多想无益,白月玉荣没有那个能力转变百里英骐封世缘等人对白月氏的看法,他便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就算没有办法保全所有,至少也要保住他想保住的那一部分。

其他更多的,现在的他没有办法,并不能代表以后的他也没有办法不是?

左右白月玉荣对自己还挺有自信的,他不是没有天赋的废材,也不是没有家势背景的无名小卒,他比很多很多的人都拥有足够高的起点,那么只要他足够的努力,他的成就低不到哪里去。

远的不说,至少他不能被其他三族的少主给甩得太远,否则他还如何去实现他的野心,他的抱负。

大概白月歆紫永远都不会知道,正是源于她狠下心肠对白月玉荣下的一次死手,逼得白月玉荣迅速的成长起来,也将白月玉荣骨子里的那份狠劲儿和那份野心跟欲望逼了出来。

如果她知道,那她那个时候绝对不会那么做。

即便她从未想过要让白月玉荣一直活着,她想杀他的机会有许多,她也是万万不会在那个时候向他动手的,原以为那是一个绝佳除掉他的机会,所有的一切她都计划布置得妥妥当当,又岂料人算不如天算,他白月玉荣就是命好,竟在那样一个死局里面都死里逃生了。

那般运气让人想不嫉妒都难,亦是令人想不恨他都难。

任谁拥有白月玉荣那样的一个敌人,只怕都会寝室难安的,尤其是白月歆紫这种对他下了死手还没能得逞的。

“不知白月大小姐对本少阁主刚才说的那些可有不同的意见?”出口的话虽是疑问句,但封世缘的语气却没有任何要跟她商量的意思,顶多就是他过来通知一下她,让她心里有个数的意思。

白月歆紫都不用看封世缘的脸色就能感觉到他言谈之间对她的嘲讽之意,明明心里气得要死,面上却一丝一毫都不能流露出来,这可把白月歆紫憋得险些内伤,“没有。”

说什么询问她的意见,呵,他们三家统一战线,唯独把白月氏给排除在外,此时此刻竟还有脸来问她有什么意见,即便她有意见,难不成他们就会听了?

有道是形势比人强,她白月歆紫不是一个没眼力劲儿的人,自是不可能将自己的脸送上门给人踩,只是今日之耻她亦会牢记于心,他日若有机会她必百倍千倍的讨回。

“没有?”

对上封世缘看向她的目光,白月歆紫不闪亦不躲,她直视他漆黑的双眼,音若黄鹂般的道:“当然没有。”

就是有白月歆紫也不可能正面对封世缘说什么,眼下四大隐世家族那三家自成一体,独剩下他们白月氏一家,暂且不论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至少明面上白月歆紫不可能跟封世缘发生正面冲突,而白月氏也不可能正面跟那三家发生冲突。

即便真有冲突发生,只怕也是白月氏选择退让,毕竟以一敌三,怎么看都是白月氏比较吃亏。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只是空谈。

“白月大小姐可能做得了主?”封世缘对白月歆紫从来就没有什么好脸色,在他眼里甭管面前这个女人在外的名声有多好,他都只觉得她假得厉害。

以前白月歆紫也曾向他表达过好感,甚至还有意想要跟他更进一步,那可真是把封世缘给恶心得够够的,自那以后本就对白月歆紫不感冒的他,越发厌恶不待见白月歆紫。

但凡有这个女人出现的场合,那是绝对见不到封世缘身影的。

当谁傻子呢?

若非他的身份地位可以带给她足够多的利益,否则只怕他封世缘还没有那个资格落进她白月歆紫的眼里。

“......”听了这话的白月歆紫险些没忍住对封世缘爆了粗口,这个混蛋男人该不是专门来给她难堪的,可偏偏她还没有办法对他恶语相向,心里怒气汹涌翻腾,面上笑意却越发的温柔婉约,“封少阁主多虑了,既然是由我出面跟封少阁主谈,那我便是能做白月氏主的人。”

闻言,封世缘就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他当然知道白月玉荣连头都不冒,大长老白月川更是连面都不露,整个白月氏能做主的人也就只有白月歆紫一个,但他就是乐意给她脸色瞧,看着她内心扭曲却硬生生要摆出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平静温婉面孔,他的心里就痛快了。

对自己何时心生而出的恶趣味,封世缘摊了摊手表示他自己也不知道呀,大概有可能就是在他看到白月歆紫的那个时候。

“如果封少阁主没有其他事情要说,那便容我先行一步去安排一下。”面对一个看着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男人,就算白月歆紫脾气再好也不免快要绷不住了,更别说她从来就不是一个脾气好的人。

在外为了顾及形象,也为了不把她的人设给崩坏,白月歆紫从来都是压抑克制自己真实情绪的,因此,但凡近身伺候她的人都知道她其实脾气超级坏,不说动不动就杀人还是如何,至少惹了她不痛快的人就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当着封世缘的面,白月歆紫能隐忍至此,显然已经是她最大的底线,继续面对面下去,谁又可知会发生什么。

“异能组跟特部的人已经到了,白月大小姐要安排的话可得尽快,否则让贵客久等怕是不太好。”话落,封世缘也不给白月歆紫说话的机会转身便大步离开,丝毫不在意背后的目光是不是能把他给射成窟窿。

寻求合作之前他们四大隐世家族的人能调查异能组和特部,那么反之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