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追书 > 小娇妻怼天怼地怼霸总 > 第997章:柳明明与陈清河番外(三十)

第997章:柳明明与陈清河番外(三十)

听到这话,柳青梵又是受宠若惊又是毛骨悚然。

不是,这大哥是开会开傻了吗?怎么开了个会的功夫,忽然就对她转变的态度。

要知道,在今天之前,他可是一直提防着她的那种,生怕她占了他便宜,毁了他清白那种,现在,他是受了刺激?

“不,不用了,我自己一个手也能洗。”

其实此时,柳青梵想要说的是:好啊,我不光没法子洗漱,还没法子洗澡,所以你要进来帮我洗澡吗?

但因为自己刚爬上过人家的床,现在又搞这种勾引的话,万一陈清河清醒过来翻脸无情怎么办?

算了,循序渐进才是王道,步子跨太大,容易扯着淡,嗯,这是自己闺蜜云薇暖说过的话,她觉得很有道理。

外面陷入了沉默之中,没有脚步声,也没有说话声。

许久,就在柳青梵以为陈清河早走了时候,他忽然开了口。

“好,那你自己小心点,不要沾水,有什么事你找我就是。”

柳青梵闷闷“哦”了声,这才听到陈清河离开的脚步声,但不是上楼,他,似乎出门了?

大半夜的,出门是找死鬼吗?

没错,陈清河出门后直奔柳明明的墓地,嗯,这里都是死鬼!

夜黑风高,陵园里一片阴森,猫头鹰的叫声不知道从哪里传来,格外瘆人。

但陈清河却不怕,这不是他第一次来这里了,在妻子去世前半年里,他夜夜噩梦醒来,总是泪流满面。

于是他就会来这里,坐在妻子的墓碑前,与她聊聊天说说话。

他是无神主义者,从不相信鬼魅。

但,如果这世上真的有鬼,他也盼着妻子能以鬼魂的方式出现在他面前,他想她。

坐在墓碑前,陈清河依靠着石碑,声音沙哑迷茫。

“明明,你还住在这里吗?你,你是不是搬家了?”

搬到了一个叫柳青梵的女人身体里,离他那么近。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夜风从四面八方吹来,残花与树叶乱飞,不时有蝙蝠从头顶掠过。

“你还记得我给你说过的柳青梵吗?就那个自称喜欢我的女孩子,原本,我对她是没有感觉的,可自从,自从那天她出现在公司

,看着我哭,质问我怎么不认识她了,我……我的心好痛。”

陈清河的脸贴着墓碑,哑声说道:“明明是个陌生的脸,可我竟然在她眼中看到了你的影子,明明,那么一瞬间,我真觉得是你

回来了。”

但这一切怎么可能呢?这个女人叫柳青梵,根本不是他的妻子,他还没失去理智。

“再后来,她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许多细节,都与你那么相似,不,不是相似,这根本就是你的习惯,所以明明,你能告诉我,我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陈清河觉得心里很痛,却又找不到出口。

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个疯癫颠的老头,他似乎是喝醉了,路过陈清河时,忽然又折身返回。

“咦,这座墓好奇怪。”

奇怪?哪里奇怪?

听到这话,陈清河抬头望去,恰好与老头四目相对。

老头眼神浑浊,头发散乱,胡子拉碴,衣服也是破破烂烂。

“这座墓的主人,还活着呢!”

老头走到柳明明的坟墓前,转了好几圈,一脸的兴奋。

“您这话,什么意思?”

陈清河问道。

若是从前,听到这种天方夜谭,陈清河必然是嗤之以鼻的,但今晚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心中生出希望来。

老头指着墓碑后面的几株野花说道:“白日里我就看到了,整个陵园,我就看到这个墓上开花了,人家说,墓上开了这种话,就

是墓主人还活着。”

还活着?

“可是她死了,我亲眼看着她死亡,看着她被送进了火化炉,我亲手将她的骨灰葬在了这里。”

陈清河眼中满是悲凉,这世上最痛苦的,大约就是送心爱的人离开吧。

“不不不,我说的活,不是说**活着,而是灵魂活着,她可能以某种我们无法想象的方式回来了,还活在世间,就在你身边。



说到这里,老头一脸羡慕。

“我女儿十三岁去世了,就葬在那上面,我总盼着她的坟头能开出这样的花。”

老头蹲下来,在夜色中细细打量着那微不起眼的小野花。

“只要开花了,我就能了无遗憾去死了,可是,没有啊,而我也等不起了,我很快就要去找她了。”

听到这话,陈清河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许久,他问道:“您是生病了吗?我认识医术很好的医生,我可以帮您治病,人总得活着不是?”

“不,不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