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追书 > 剑道第一仙 > 第八百二十三章 显露踪迹

第八百二十三章 显露踪迹

十殿阎罗,是对亘古时期“阴曹地府”最强大的十位阎罗王的统称。

传闻中,随着阴曹地府覆灭,十殿阎罗所掌控的势力,也随之消散于历史长河中。

直至如今,在幽冥界中,十殿阎罗俨然和缥缈的传说般,只存在于古老的典籍记载中。

和曾执掌裁决司的崔氏、执掌地狱司的曲氏等古老势力不同,十殿阎罗在亘古时期消失之后,再没有残余的势力延存下来。

可苏奕清楚,十殿阎罗所代表的十大势力或许早在很久以前就消失于世,但十殿阎罗的传承还在!

像这当铺中,就有这样一份传承!

“阁下是如何知道,我诸天当铺拥有‘十殿阎罗’所留的传承玉牒?”

老朝奉问道。

道袍老者轻声道:“抱歉,其中缘由,牵扯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辈,恕我无法告之。”

老朝奉点了点头,道:“阁下打算以何物换取传承玉牒?”

道袍老者从袖袍中拿出一个玉盒,神色庄重道:“这其中,是我以前从苦海深处得到了一件古老遗物,名唤‘覆水印’,应当传承自十殿阎罗之一的‘楚江王’之手,虽略有残损,但其威能也足可以和玄道上品层次的宝物媲美。”

楚江王的覆水印!

崔璟琰不由暗吸凉气,万没想到,这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道袍老者身上,竟拥有这等瑰宝。

老朝奉拿起那个玉盒,搁在裁量称上。

很快,秤砣出声道:“仅凭此宝,还远不够换取十殿阎罗的传承玉牒。”

道袍老者并不气馁,又拿出一个玉盒,道:“玉盒内,是亘古时东方鬼帝‘神荼’所留的‘混元锁’,内蕴一股先天冥气,价值之大,不弱于覆水印,还请道友过目。”

这让苏奕眉头不由微挑,无疑,道袍老者有备而来,身上携带不止一件珍宝!

可出人意料的是,裁量称很快就出声道:“不够。”

道袍老者沉默片刻,忽地一声轻叹,道:“也罢。”

他掌心一翻,浮现出一口七寸长的黑色飞刀,刀锋暗哑无光,刀柄处镌刻两个蝇头小字:“落魄”。

“落魄飞刀!”

崔璟琰俏脸微变,想起一位在很久以前,曾名震幽冥的大能者,一位被视作“妖神”的恐怖存在。

苏奕则没有说什么,他早猜出那道袍老者的身份,哪会奇怪了。

而眼见道袍老者要典当此宝,白袍少年王霆大惊失色,焦急道:“师尊,万万不可!”

道袍老者摇头道:“只是抵押罢了,以后我自会想办法赎回来。”

说着,将落魄飞刀递过去,“还请道友过目。”

老朝奉点了点头。

然而,随着裁量称一阵裁量,最终说道:“不够。”

崔璟琰都不禁怔住。

楚江王所遗留的覆水印、东方鬼帝所遗留的混元锁,再加上一把落魄飞刀,竟换不来十殿阎罗的传承!?

这无疑显得太匪夷所思。

就是白袍少年王霆都呆滞在那,难以置信。

老朝奉轻声道:“阁下想必清楚,十殿阎罗的传承,预示着一条亘古罕见的玄道之路,这等道途虽然凶险无比,会招惹诸多大敌。”

“可只要成功,足以逆天改命,成为无尽岁月以来第一位执掌‘阎罗之道’的皇者!”

“到那时,甚至都有机会重建十方阎罗殿,与天下顶尖势力并尊于世!”

顿了顿,他继续道:“这样的造化,可不是你所给的三件宝物可换取。”

道袍老者神色一阵明灭不定,道:“那道友觉得,我该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换得这桩造化?”

他明显不打算放弃。

老朝奉轻叹道:“以往岁月中,不乏一些像阁下一样的角色,试图换取十殿阎罗传承,但都无功而返。”

说着,他指了指裁量称,“除非,能得到它点头。”

道袍老者眉头紧锁。

这些年来,他带着徒弟王霆遍寻诸多世界位面,耗费了不知多少时间和心血,才终于在今晚找到了诸天当铺。

可谁曾想,到头来就是付出三样重宝,都换不来那一桩他们志在必得的造化!

这让道袍老者心境都变得沉重起来。

半响后,道袍老者似做出决断,目光看着老朝奉,道:“我听说,在诸天当铺,只要甘愿付出代价,同样可以换来宝物,不知道,若我一定要换取那桩造化,需付出何等代价?”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就是苏奕都没想到,这老家伙竟如此豁的出去。

而白袍少年王霆,已是心急如焚,焦急地要劝阻道袍老者,但却被后者制止。

老朝奉想了想,对度星算盘道:“你来算一算。”

度星算盘上的算珠颤抖,传出噼里啪啦一阵响声,光霞飞洒。

半响后,从算盘中传出一道声音:“阁下师徒二人若愿意签订一个神魂契约,在接下来百年之中,为我诸天当铺搜集九件由先天神物所化的道兵,便可带走十殿阎罗所留的造化。”

“若是逾期未能成功,阁下师徒二人,则会被神魂契约反噬,落一个身陨道消的下场。”

这样的条件,让崔璟琰都一阵头皮发麻,这契约也太苛刻变态,换做是她,根本不会答应。

须知,先天道兵乃是可遇不可求的神物,便是搁在皇级道统中,都不见得拥有此等神兵!

更遑论,要在百年之内,搜集九件这样的瑰宝了,这近乎是很难完成的事情。

道袍老者神色明灭不定,显然也清楚这个条件何等苛刻。

白袍少年已焦急道:“师尊,万不能答应,这样的道途,不要也罢!”

老朝奉也劝道:“阁下,那条道途虽罕见,可面临的危险也极端可怕,称得上是九死一生,哪怕阁下的徒弟最终能侥幸踏上这条道途,可他以后要面临的,是来自各方大敌的威胁。”

“阁下应该清楚,在这幽冥界,一旦和‘十殿阎罗’有关的道途出现,就会遭受一些顶级势力的联手打击。”

道袍老者深呼吸一口气,摆手道:“道友无须劝我,其中凶险,我自然一清二楚。”

说着,他眼神坚定道:“只要能让我这徒儿获得这桩造化,百年之内,我自然会全力以赴,搜集到九件先天道兵!”

众人皆动容。

谁都看出,道袍老者主意已决,再无更改的可能。

一直冷眼旁观的苏奕见此,忽地起身,从当铺角落处走出。

嗯?

道袍老者和白袍少年先是一怔,旋即皆吃了一惊。

“苏道友?”

这对师徒都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了,完全没想到,苏奕会突兀地从这神秘的诸天当铺中显露踪迹。

就是老朝奉和那些器灵也呆了一下,苏大人这是要做什么?

崔璟琰更是睁大眼睛,这家伙又想打什么主意?

就见苏奕来到柜台前,伸手敲了敲度星算盘,道:“你来算一算,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