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追书 > 影后与当红歌手假戏真做了 > 第二百八十四章

第二百八十四章

“马哈木不会去找回鹘的,八年前他被回鹘人阴过一回,那时折损了我斡尔朵部近三千人,他不会再相信回鹘人了。”余笛得了消息松了口气,心中也有了更好的制敌之策。

“我,求求你,余大人,求求你们高抬贵手,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同胞。我知道,不管我怎么说,但他们到底是我的同胞,我...”

“王妃大人,王爷怜恤您失子已是百般照顾了,您可能不知道,如今帝国朝中已有不少人在朝堂上参王爷,说您的出逃便是王爷要带着您联合蒙古造反,若是王爷再对蒙古各部手下留情,恐怕依着皇上的心思,是要将王爷召回京去,到那时,战场就不是我等可左右的了。还请王妃大人体谅。”

余笛跪在地上恳求,惹出陆守航许多眼泪来,他知道自己算是没办法了,还给童念晚带来了不少麻烦,不管他怎么做,都是要牵连人。【都是我,是我害了母妃,害了弟弟妹妹,害了族人,害了你。】

“是,是守航说的?”童念晚看着在等他发话的余笛,实在是没想到陆守航居然开口了,这几个月来虽然已经开始进食调养,但不愿意说一句话。他知道一定是为了孩子的事情,他也心疼的不行,心疼人也心疼去了的孩子。毕竟是等了好几年顶住了各方不少的压力好不容易有的孩子,居然连他/她的存在都不知道就这样消失了。

【不甘心啊!真的不甘心啊!如果不是马哈木,如果不是父皇,如果不是他们的野心,我们会不会就在府里安安静静的等待他/她的降生。】

即使心有不甘,眼下也要保命,既然马哈木不会联合回鹘,那么就可以采用散点式牵制蒙古骑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只要拖到五日内保住凉州城,等援军一到就可以打一个翻身仗。

子棋:

展信丽丽,见字如晤。我在家里一切都好,开春殿试中了二甲,不日要去吏部报道。干爹干娘也高兴得不行,送了好多东西来家里。那根玉簪干娘给我了,我喜欢的紧,谢谢挂念,定日日戴着。

前段时间蒙古使臣去了大理寺后就一直没有异样,最近风声似乎松了些。皇上放了一些宁王府的侍婢,蔡蔡和恒姐几人仍拘着但挪到了普通牢房里,亏得慧王照拂还有丽丽姐照顾,都渐渐好起来,烦请告知龙哥勿念。

数月未收到你的来信,是否受伤?我很担心,一定万事小心,护着龙哥周全,护着自己周全,千里念君归。

书剑

陆守航收起信件,又看看自己受伤的右臂,想提笔回信但牵动手上伤口。那日遇袭后他拼死护送童念晚陆守航回去,纵使他时常锻炼武艺高超,也耐不住血肉之躯落得一身伤。这几日将养好些,但提笔写字仍会颤抖,还是再等好些再给童念晚回信吧。

从颈间扯出一条红细绳,上面坠着两只朴素的金戒子,镶嵌着小小的红玛瑙,仔细看指环内侧精细的刻着子棋和书剑二字。他仔细的摩挲着戒子,借着烛光,默默无言。

余笛的计策牵制住了蒙古近半兵力,拖延了五、六日,争取到了援军的时间。但是蒙古铁骑来势汹汹,冀州十万兵马收复银川、金城又花费了比预想中要多的时间,如果不是洪之光从甘州日夜兼程带来三万兵马,估计凉州就要成为马哈木的囊中物了。

等到冀州十万兵马抵达凉州童念晚、甘胜一行已苦苦抵抗了将近一个月。援军到达立时扭转局势,硬是逼得马哈木堪堪退回边界。马哈木气急,同盟部落又频频传来退守的消息。于是改变策略,调集蒙部所有精锐集中攻陷凉州。

凉州是帝国几个边境路府中最富饶的一个战略要地,攻陷凉州,北可攻甘州肃州,直取瓜州抵达回鹘。南可击榆林穿过秦岭大片平原唾手可得。

在马哈木出兵进攻的时候,童念晚改变策略命令队伍佯装战败溃退,马哈木命令大军乘胜追击,一直追到帝军设在凉州的营垒,但是马哈木无论用何法都无法攻破凉州的营垒。僵持了近半个月,之前派甘胜将军带着一小队人马也摸清了马哈木大军的粮草位置和运输渠道。

这日夜里童念晚命令一支两万五千人的部队突袭到马哈木出击部队的后方,截断马哈木的后路,又命一支五千人的骑兵部队插入蒙军与营垒之间,将蒙军主力分割成两只孤立的部队,同时切断蒙军的粮道。

童念晚又派出轻装精兵向蒙军发动多次攻击,蒙军数战不利,马哈木发现已经中计被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