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追书 > 剑仙在此 > 第七百四十九章 那你爹不行啊

第七百四十九章 那你爹不行啊

“小七啊,你飘了。”

林北辰盯着他的歪脖子看,道:“你现在竟然敢在我的面前卖关子了……”

七皇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小林子啊,我好歹也是一位皇子,你能不能……”

“还钱。”

林北辰伸手,道:“连本带利一起还。”

“我错了,林兄。”

七皇子立刻诚恳地道:“我不该在这里卖关子……是这样的,好消息是,我们终于打听到了极光帝国确定出战七日后‘天人生死战’的人选,你可以做出针对性的备战了。”

“哦?”

林北辰‘虎躯一震’:“是谁?”

“此人名为虞世北,是极光帝国的皇族,传闻为极光帝国百年一遇,万中无一的武道天才,身体里流淌着最为纯净的极光神射一族的额血脉,备受当代极光人皇所青睐,二十年之前成功认证为封号天人,封号为【射雕神箭】……”

七皇子歪着脑袋道。

“【射雕神箭】?”

林北辰随口问道:“那他应该叫做郭靖啊。”

“什么?”

七皇子一呆。

“没事没事……”

林北辰随手揭过,嘿嘿地道:“感觉不用太担心啊,他既然只能射个雕,那我还怕啥,哈哈哈……”

七皇子对于林北辰这种时不时的胡话怪话,已经完全免疫了。

他沉默了一下,歪着脖子语重心长地道:“坏消息是,虞世北二十年之前得到封号,当时的认证结果,是白银顶级封号,十年之前出手过一次,已经是二级天人,到今日再过十年,他的实力只怕是已经深不可测,我们的情报机构推测,虞世北如今怕已经是三级天人境界的修为了,林大少,千万不可大意啊。”

林北辰闻言,略微点点头,然后陷入了沉默的思索之中。

这样的转变,令七皇子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林大少是将自己的劝告听进去了。

毕竟一尊三级白银封号天人,再加上极光帝国皇室在背后支撑,到底有多少的底牌,多少的手段,根本难以度侧,这是一个令人窒息的强敌。

而林大少自己虽然屡创奇迹战绩,但毕竟也只是一个青铜而已。

林北辰足足沉默了二十息的时间,才缓缓地抬头,道:“有一件事情,我没有想明白。”

七皇子神色一肃,道:“林大少请说。”

他甚至很认真地摊开了一个小本子,准备将林北辰的疑惑记载下来,回去让军部的情报机构,加速调查。

毕竟任何疑问,都关系着林北辰是否足够了解对手。

而林北辰是否足够了解对手,则关系着即将到来的天人生死战。

这一战,意义重大。

尤其是这段时间,在两大帝国的可以推波助澜之下,已经上升到了不仅仅是关于于帝国颜面的程度,更被视作是衡量两个帝国新生代天人强弱,乃至于会对之后的帝国评级起到重大影响。

林北辰很认真地道:“为什么那个虞世北的封号,叫做【射雕神箭】呢?”

“啊?”

七皇子一呆。

这是什么问题。

林北辰一脸疑惑地道:“以我浅薄的地理知识来看,极光帝国不是位于冰寒之地吗?那里有各种各样的海兽和鱼类,又怎么会有雕这种生物呢?极光人不是没有雕的吗?”

七皇子:“……”

你他妈的在逗我吧。

快醒醒吧,林大少。

这个时候,关心的竟然是这个?

极光人没有雕?

极光人有没有雕,和你有什么关系?

七皇子扶了扶额头上垂下来的一大颗汗珠。

但看到林北辰渴求知识的目光,他还是耐心地解释道:“极光帝国与我们接壤的五千里区域,有一片冻土沙漠戈壁,叫做曲妮玛戈壁,其中有一种顶级掠食者飞行魔兽,叫做沙雕,无比凶狠,成年的沙雕,就连武道宗师亦可凌空掠杀,是极光帝国的特产魔兽之一,只有最强者的极光神射手,才敢深入曲妮玛戈壁,射杀沙雕来磨练箭术,传闻这个虞世北,在成就封号天人之前,曾经一人一骑一张弓,在这片戈壁上生活了数年时间,设下过沙雕王,所以后来被封为【射雕神箭】天人。”

林北辰听了,顿时觉得不符合了逻辑啊。

“那他为什么不叫做【沙雕天人】?”

他好奇地问道。

七皇子歪着脖子,脖子里青筋暴凸。

他开始咆哮,道:“啊啊啊啊,因为他是射雕,是在猎杀沙雕,他自己又不是沙雕,当然不能叫【沙雕天人】了啊啊啊。”

林北辰恍然大悟。

有道理啊。

“放心吧,这人我应该应付得来。”

林北辰给了已经快抓狂的七皇子一个‘我办事你放心’的眼神,安抚他的狂暴,然后继续问道:“淡定点,对了,另外一个坏消息呢?”

“第二个坏消息是,高天人他们从风语行省撤回来了,但并未见过楚痕主任他们,至少在他们从朝晖大城出发之前,并未见到。”

七皇子道。

林北辰的眼神里,蓦然带了一丝凝重。

七皇子又道:“唯一的解释,就是双方在来的路上错过了。”

林北辰收起了之前漫不经心的表情,道:“仔细想一想,当初楚主任他们来到京城的时候,有没有和什么人结过怨,有没有和什么人起过冲突?”

七皇子一怔,道:“难道你怀疑他们……”

林北辰点点头,沉声道:“十个武道宗师,又不是十头猪,怎么会突然之间,消失无踪?你不是说楚主任他们,在京城中到处买特产吗?为何打听了这么长的时间,竟然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你觉得这正常吗?”

七皇子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

其实他何尝没有朝着这方面想过。

毕竟这件事情,真的是很诡异。

就是怕林北辰担心,所以才一边稳住林北辰,一边发动自己能够发动的全部力量,用尽各种办法,寻找楚痕等人的下落。

“你仔细想想,你们到了京城,不,甚至在来京城的路上,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或者是和别人起过什么冲突?”

林北辰盯着七皇子。

“这……”

七皇子凝神苦想。

他一边想,一边喃喃回忆。

“回来的路上,没有任何冲突,因为我是隐匿了身份,怕路上出事,扮做行商……”

“不过,当日我和楚主任他们挨到城外,在城门口入京的时候,见到过大皇子的车队,当时大皇子认出了我,和我打了个照面,不过,并未产生什么冲突,后来到了城中,楚主任他们因为护送有功,收到嘉奖,听闻大皇子还专门派人去客栈,替我送了礼物感谢他们……”

“之后,相关接待的官员,也都见过楚主任他们……”

“包括四哥,六哥,还有老八几个,传闻都拉拢过楚主任他们,不过失败了……”

“如果说楚主任他们真的遇到了危险,那极有可能是因为我的关系……”

“不过,没有道理啊,我以前身体康健的时候,还算是有那么一些威胁,但如今我已经残了,无力争夺皇位,其他皇子们不会在意我这个残废,不会再因为我而对楚主任他们不利。”

“而且,楚痕主任他们并非是我的人,这件事众所周知,也没有道理因我而牵扯到他们……”

林北辰听到这里,问道:“你与大皇子,关系如何?”

“表面兄弟。”

七皇子道:“我未残疾时,颇受父皇器重,